• <tr id='ja02t'><strong id='ja02t'></strong><small id='ja02t'></small><button id='ja02t'></button><li id='ja02t'><noscript id='ja02t'><big id='ja02t'></big><dt id='ja02t'></dt></noscript></li></tr><ol id='ja02t'><table id='ja02t'><blockquote id='ja02t'><tbody id='ja02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a02t'></u><kbd id='ja02t'><kbd id='ja02t'></kbd></kbd>
    <dl id='ja02t'></dl>

    <code id='ja02t'><strong id='ja02t'></strong></code>

    <span id='ja02t'></span>

      <acronym id='ja02t'><em id='ja02t'></em><td id='ja02t'><div id='ja02t'></div></td></acronym><address id='ja02t'><big id='ja02t'><big id='ja02t'></big><legend id='ja02t'></legend></big></address>
      <i id='ja02t'></i>
      1. <i id='ja02t'><div id='ja02t'><ins id='ja02t'></ins></div></i>

        <fieldset id='ja02t'></fieldset>

            <ins id='ja02t'></ins>

            架不起來的橋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免费视频在线观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网站

              明朝萬歷年間,江南水鄉有個秀才,名叫徐碩。此人盡管有些小聰明,奈何屢試不中,好在傢境尚好,得空便到處遊山玩水。

              這一日,徐碩來到一個小鎮上,肚子早餓得咕咕叫瞭,正想找傢飯館,忽然,一陣異香飄來,徐碩趕緊順著香味找過去。很快,他就看到不遠處有傢悅來飯館,裡面人山人海,熱鬧非凡,想來這香味是從那裡飄過來的。

              徐碩加快腳步,往飯館走去。誰知快到飯館時,他不由得愣住瞭。原來那飯館前有條兩丈多寬的小溪,溪中水流潺潺。他挽起褲腳,正要涉水而過,卻聽對面有人喊道:"站住!"徐碩抬頭看去,隻見對面站著個矮矮胖胖的人,瞪著眼睛沖他吼:"不要命啦!"

              徐碩笑笑說:"一條小溪,能有多深?"那人卻說:"這裡淤泥深,還有螞蟥,你不怕死就過來吧。"徐碩一聽,真就不敢過瞭,忙問那人怎麼才能過去吃飯。那人指瞭指遠處說:"到那邊繞過來吧。"

              於是,徐碩就按那人指的方向去繞路,等繞回來時,他已累得氣喘籲籲。那人笑嘻嘻地招呼他:"客官遠道而來,快請進吧。"原來這人正是悅來飯館的孫掌櫃。

              徐碩進門坐下,沒好氣地問:"到你這裡來吃飯,都要繞這麼遠的道嗎?"

              孫掌櫃苦著臉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鎮子隻有這麼大,房子也就這麼多,他想開飯館,隻尋到瞭這個地方。原本以為在小溪上架座橋,就萬事大吉瞭,誰知他三次架橋,橋都莫名其妙地被水沖走瞭,他就不敢再架橋瞭。

              說話間,飯菜上來瞭,徐碩一嘗,果然鮮美無比,難怪食客那麼多呢。他風卷殘雲般將飯菜吃瞭個精光,結完賬出來,又來到溪邊看瞭看,也看不出啥端倪,就轉身走瞭。

              幾天後,徐碩又想到悅來飯館吃飯,待繞道走到門口時,卻看到奇特的一幕:隻見一個夥計在鎮上買瞭食材,又懶得繞路回飯館,就喊出瞭另一個夥計,倆人就隔著小溪拋起食材來。那邊拋一樣,這邊就接一樣。蔬菜倒還好,很容易接住,但那些活雞活鴨活魚,就有些麻煩瞭,因為雞鴨魚會在空中掙紮,活蹦亂跳的,夥計一旦沒接住,就得手忙腳亂地去追。有條魚落進小溪裡遊走瞭,夥計急得直跺腳;又有一隻雞拍著翅膀逃走瞭,夥計扭著身子又去追雞。這下,小溪旁很是熱鬧,招來瞭許多人,大夥兒笑得前仰後合。

              徐碩見那個夥計費瞭好大勁才捉回瞭一隻雞,興奮地喊道:"這隻雞留給我!"

              不料,孫掌櫃忙出來說:"這位公子,請你換一隻吧。這隻雞已經有人訂下瞭。"

              徐碩有點生氣:"誰訂下的?雞還沒進廚房,怎麼就訂下瞭!"

              此時,小溪那邊有個大漢嚷嚷道:"我看它飛的時候,就訂下瞭!"徐碩還是不服氣,他撲向夥計,要去搶雞。

              那漢子見狀,頓時急瞭,他來到溪邊,撿起一根竹篙往水中一插,瞬間騰空而起,躍過瞭小溪,來到瞭夥計面前,一把搶過瞭夥計手裡的雞,得意地說:"這雞這麼能飛,肉質一定很香,我吃定啦!"

              徐碩氣得直跺腳,待吃過飯,又來到小溪邊。看著小溪,他心中一動:我若能在小溪上架座橋,就能化解百姓吃飯之苦,豈不是好事一樁?

              這麼一想,徐碩立刻尋到一傢木匠鋪,找到一個老木匠,塞給對方十兩銀子,講瞭架橋之事。老木匠就是小鎮上的人,對小溪很熟悉,當即答應下來,說這活簡單,兩天就能架好。

              誰知三天後,徐碩再次來到悅來飯館門前時,卻沒見到橋的影子。徐碩找到孫掌櫃,問道:"孫掌櫃,老木匠沒來給你架橋嗎?"孫掌櫃告訴他,老木匠的確來架瞭橋,可那橋當天夜裡就不見瞭。

              徐碩驚道:"怎麼就不見瞭呢?"孫掌櫃嘆道:"我之前就跟你說過,這裡經常發生詭異的事,橋總是架不起來。"

              徐碩還是不信,他較起瞭真,再次找到老木匠,塞給他十兩銀子,請他再架一座橋,不過這回,他要親自看著老木匠架橋。老木匠二話沒說,接過銀子,帶著徒弟出門買木頭瞭。

              傍晚時分,老木匠和徒弟推著一輛架子車來瞭,車上放著一根大木頭。老木匠已經把木頭的四面都給刨平瞭,這樣放在小溪上才更穩當。孫掌櫃也喊來幾個夥計幫忙。眾人合力將木頭橫在瞭小溪上。老木匠對徐碩說:"請公子驗驗活吧。"

              徐碩上橋走瞭兩趟,感覺這橋挺穩當的,他滿意地笑瞭:"這麼結實,我看它還怎麼不翼而飛!"

              孫掌櫃笑著把徐碩請進飯館,特意做瞭幾個拿手菜,借以表示對他的謝意。那菜的味道沒得說,再加上徐碩心情好,也就吃得格外香。直到掌燈時分,他這才吃飽喝足,晃晃悠悠地出來,到鎮上尋住處瞭。

              徐碩在鎮上轉瞭一圈,確信身後無人跟蹤,這才悄悄回到小溪邊,藏在一叢蒿草後面。原來,他對孫掌櫃之前說的橋在當天夜裡就會不見的事起瞭疑心,想看看究竟怎麼回事。這會兒已是深夜,傢傢戶戶都熄瞭燈,整個小鎮十分安靜。悅來飯館也早已關門打烊,想來孫掌櫃也回傢去瞭。朦朧的月光下,小溪水流潺潺,那橋還好好地架在那裡呢。

              徐碩等瞭一會兒,不見動靜,困意倒上來瞭,不知不覺地閉上瞭眼睛。忽然,"轟隆"一聲響,徐碩被驚醒瞭。他急忙站起身,循聲望去,隻見那橋已落入溪水中,正被水沖著往下走呢。

              就在徐碩驚得瞠目結舌時,孫掌櫃突然出現瞭,他似笑非笑地說:"這下你親眼所見,該信瞭吧?這個地方,真是詭異得很啊!"

              徐碩滿肚子的疑惑,上下打量著孫掌櫃,突然發現他腳下有一攤奇怪的泥土,那塊泥土上還帶著木紋。徐碩心中一動,頓時明白瞭。

              原來,老木匠給他造的,竟是一座泥巴橋。泥巴橋上塗著木紋色,再加上天黑,徐碩自然看不出其中端倪。可等入夜以後,夜露嚴重,再加上溪水中的水汽氤氳侵蝕,泥巴慢慢松軟,就會折斷,掉到小溪中,被溪水沖走。此時岸上還留著一些斷掉的泥土,孫掌櫃怕露出破綻,正想趕來清理,不料看到瞭徐碩,慌亂之中想踩在腳下碾碎,偏偏徐碩眼尖,一下子看到瞭。

              徐碩當即問道:"孫掌櫃,你為何要架一座泥巴橋來糊弄我?"

              孫掌櫃見這事兒被徐碩看透瞭,也就不再隱瞞,笑著說:"公子真是好眼力!那是因為……不架橋,我的生意才會好啊。"

              徐碩看著孫掌櫃臉上那狡黠的笑意,忽然間什麼都明白瞭。孫掌櫃不在小溪上架橋,當真是聰明絕頂啊。他傢飯館香飄萬裡,讓人垂涎欲滴,待食客急匆匆趕過來,卻被溪水攔住瞭,不得不繞遠道,等到瞭飯館,肚子更餓瞭,吃起來也就更香瞭。此外,孫掌櫃讓夥計隔溪扔食材,不也是一個招徠食客的絕招?所以盡管要繞遠道,食客還是源源不斷,孫掌櫃嘗到瞭不架橋的好處,這才串通老木匠,用泥巴橋來糊弄自己呢。

              徐碩不禁仰天長嘆,原來自己肚裡那點兒墨水,不過是紙上談兵,這民間才處處是智慧呀。

              打那之後,他潛下心來勤學苦讀,三年後終於考取功名,為官一方,造福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