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4w0e9'></dl>

      1. <tr id='4w0e9'><strong id='4w0e9'></strong><small id='4w0e9'></small><button id='4w0e9'></button><li id='4w0e9'><noscript id='4w0e9'><big id='4w0e9'></big><dt id='4w0e9'></dt></noscript></li></tr><ol id='4w0e9'><table id='4w0e9'><blockquote id='4w0e9'><tbody id='4w0e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w0e9'></u><kbd id='4w0e9'><kbd id='4w0e9'></kbd></kbd>

          <code id='4w0e9'><strong id='4w0e9'></strong></code>
          <span id='4w0e9'></span>
          <i id='4w0e9'><div id='4w0e9'><ins id='4w0e9'></ins></div></i><ins id='4w0e9'></ins>
          <fieldset id='4w0e9'></fieldset>

          <i id='4w0e9'></i>
          <acronym id='4w0e9'><em id='4w0e9'></em><td id='4w0e9'><div id='4w0e9'></div></td></acronym><address id='4w0e9'><big id='4w0e9'><big id='4w0e9'></big><legend id='4w0e9'></legend></big></address>

          李時珍巧醫頑疾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免费视频在线观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网站

            李時珍是明朝著名的神醫,經常免費給窮人看病贈藥。老百姓都很尊敬他,許多病人千裡迢迢慕名而來,找他看病。

            一天,李時珍出診回傢,剛到傢門口,就看見一個衣衫破爛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不住呻吟,旁邊坐著個面容憔悴的婦女。

            “大嫂,你們怎麼瞭?為什麼在這裡哭呢?有什麼難處和我講講吧,說不定我能幫上你們的忙呢。”李時珍輕輕扶起瞭婦女,和藹地問道。

            “您是?”婦女遲疑地問。

            “在下李時珍。”

            “先生……”婦女抹著眼淚,“他這怪病得瞭好久瞭,不知看瞭多少大夫,吃瞭多少藥,總不見好。都說您是神醫,不知道您有沒有法子。”

            “您放心,隻要能幫上忙,我一定盡力而為。來來來,先來傢裡坐,等我仔細看看你丈夫的病癥。”李時珍攙起男人,想要領進傢裡。

            “俺們沒錢,為瞭給丈夫看病,傢裡的錢都花光瞭,不瞞您說,俺們是一路乞討過來的。”婦女支吾著說。

            “診金的問題你不必擔心,先進來再說。”李時珍眼睛裡充滿瞭關切。

            婦女連連道謝:“謝謝李大夫,謝謝李大夫!”

            夫婦二人跟隨李時珍進瞭李傢,李時珍立刻叫徒弟拿來飯菜給夫婦二人充饑。

            李時珍上下打量瞭男子一番,將手搭在男子脈搏上,拈著胡須暗暗沉吟:“從面相和脈象來看,不像病勢沉重之人啊,病根究竟在哪裡呢?”他問道:“大嫂,大哥的病什麼時候患上的?有什麼癥狀啊?”

            “幾年前,有一天,他從田裡幹活回來,在屋子裡吃晚飯,房簷上一隻小壁虎掉到湯碗裡,他不小心喝瞭下去。後來聽村裡老人說壁虎有毒,他老覺得心口有塊石頭堵著,以後吃飯越來越少,慢慢連話也不能說瞭。”女人一邊說,一邊心疼地望著男人。

            “哦,原來如此。”李時珍點點頭。隨即他心頭一亮,笑著對婦女說:“大嫂,你先和大哥休息一下,我去去就來。”

            不一會兒,李時珍出來瞭,手裡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藥湯,對婦女說:“讓大哥趁熱把這碗藥喝瞭吧。”

            婦女小心翼翼接過藥碗,把藥湯送到丈夫口邊,讓他一口氣把藥喝掉。

            過瞭半個時辰,男人突然臉色一變,嘔吐起來。婦女大驚失色,李時珍叫徒弟拿來一隻鋪著黃土的大瓦盆,放在男人腳下,把嘔吐物都接在瓦盆裡。

            嘔吐過後,男人長長舒瞭口氣,神清氣爽,病好像一下子好瞭一大半。李時珍取出一根長長的銀針,在瓦盆裡摸索,突然,他從裡面挑出瞭一隻小壁虎!

            “這就是當年你吞下去的那隻壁虎,現在好瞭,取出來瞭,所有的病都好瞭!”李時珍哈哈大笑。

            “好瞭?都好瞭?”男人一下子站瞭起來,居然開口說話瞭。他又驚又喜,拉著妻子一起跪倒在地,流下瞭激動的熱淚:“您真是神醫,神醫啊!大恩大德,俺倆永世不忘!”

            “快快請起,快快請起!”李時珍攙起兩人,將二人送出門外,目送二人遠去。

            李時珍剛想轉身回傢,一扭頭,撞在徒弟身上:“徒兒,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呢?”

            “師傅,您是用什麼藥逼出那壁虎的呢?”徒弟一臉茫然。

            “呵呵,徒兒,那個男人吃瞭壁虎之後根本沒有得病。”

            “沒病?沒病怎麼會飯量減少,而且變成啞巴呢?”徒弟接著問。

            “他是被嚇病瞭,小壁虎成瞭他的心病。他一直感覺小壁虎在他肚子裡,所以才整天擔驚受怕,吃不下飯,慢慢地,連話也不會說瞭。”李時珍道。

            “哦——但是那隻壁虎是您親自從瓦盆裡找出來的啊,難道我看錯瞭?”徒弟還是不明白。

            “那隻壁虎啊,是為師事先把它埋到黃土裡的!哈哈!”李時珍爽朗地笑瞭。

            “師傅,您這不是騙人嗎?”徒弟望著李時珍,一臉嚴肅。

            “哈哈,你沒有聽過‘心病還要心藥醫’嗎?下等的大夫治病,上等的大夫治心啊!”李時珍意味深長地說。

            “下等的大夫治病,上等的大夫治心……師傅,我記住瞭。”徒弟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