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ftwix'><em id='ftwix'></em><td id='ftwix'><div id='ftwix'></div></td></acronym><address id='ftwix'><big id='ftwix'><big id='ftwix'></big><legend id='ftwix'></legend></big></address>
<span id='ftwix'></span><i id='ftwix'><div id='ftwix'><ins id='ftwix'></ins></div></i>

  • <tr id='ftwix'><strong id='ftwix'></strong><small id='ftwix'></small><button id='ftwix'></button><li id='ftwix'><noscript id='ftwix'><big id='ftwix'></big><dt id='ftwix'></dt></noscript></li></tr><ol id='ftwix'><table id='ftwix'><blockquote id='ftwix'><tbody id='ftwi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twix'></u><kbd id='ftwix'><kbd id='ftwix'></kbd></kbd>

    <code id='ftwix'><strong id='ftwix'></strong></code>

        <dl id='ftwix'></dl>
        <fieldset id='ftwix'></fieldset>

        1. <i id='ftwix'></i>
          <ins id='ftwix'></ins>
          1. 殺馬行動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免费视频在线观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网站

              馬戲班在河灘上搭臺演出,精彩的節目引來不少老少爺們,最後一個壓軸戲是“殺馬”:一個漢子牽來一匹大白馬,在臺上轉瞭幾圈,馬頭高昂朝天嘶嘯,飄逸的鬃毛在夜風中高揚。突然一個壯漢揮舞大砍刀砍斷馬的脖子,馬血四濺,沾在兩個漢子身上。

              壯漢一刀又一刀,割下一塊塊馬肉,用草繩穿好,送給臺下的觀眾,節目在激情恐怖的氣氛中閉幕,觀眾朝臺上丟銅鈿和鈔票,手提馬肉各自回傢。

              馬頭山土匪小頭目馬小肚混在人群中看戲,也分到一塊馬肉,一口氣提到山腳下五閻王飯店,叫五閻王燒個醬肉,晚上哥倆喝點兒酒。

              五閻王接肉,哪裡是馬肉,原來是一隻爛草鞋嘛!對馬小肚說:“哥被人耍啦─”

              馬小肚拍手大笑:“高,實在是高!那個馬戲班子障眼法兒玩得好。”突然想起八月十五,他的主子馬頭寨大寨主馬王爺跟西流河財主王瞎子的二小姐王賽花洞房花燭,雞鴨魚肉都已備齊,就差個雜耍逗逗樂子熱鬧一下,不如把這個班子請到山上鬧幾天,給馬王爺喝個彩,少不瞭賞他點硬貨呢!

              想到這裡,馬小肚一溜煙地上瞭山寨,向寨主報告瞭這件事─

              馬戲班子在這一帶演瞭半個多月,動身往東沖鎮趕場子,班主張東明帶著大夥兒收拾瞭行頭,帶上馬、狗、猴、鴿,趁早趕過馬頭山。

              吃早飯時路過五閻王飯店,五閻王派夥計抄小路上山。

              戲班子走到馬頭山馬胯子小路上,這條路被兩座山夾在中間,四面山高林密,經常有野獸出沒,讓人毛骨悚然。

              突然一聲鑼響,跳出一百多名山匪,拿著漢陽造、三八大蓋、水連珠、土銃、大刀、鋼叉什麼的,把他們圍住,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張東明不慌不忙、不卑不亢施禮:“各位英雄,在傢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小雜耍班背井離鄉來貴地討口飯吃,不知何處開罪諸位?”

              馬小肚出來向張東明拱手:“班主誤會啦,隻因咱寨主馬王爺八月中秋要娶壓寨夫人,寨中缺點樂子,寨主請你們上山住幾天,賞金一分不少。”說完一揮手挾持戲班上瞭山。

              馬王爺是本地有名的喝血馬拐子,小時候砍柴摔傷一條腿,被一個和尚救瞭,並教一身拐子功;他參加過紅軍,吃不瞭苦逃瞭,投到國民黨當瞭挨戶團頭兒,帶鄉丁滿山搜捕紅軍,雙手沾滿革命志士的鮮血。後來,他又跟國民黨專員田樹鬧瞭矛盾,在城裡呆不下去瞭,拉一幫人上馬頭山占山為王;最近跟鬼子勾勾搭搭,聽說準備帶人馬下山,接受日軍整編組建皇協軍。

              一個月前,馬王爺率匪徒伏擊新四軍運輸大隊,打死瞭一百多名戰士,把幾十車軍糧、輜重搶去,又配合鬼子到根據地掃蕩,殘殺根據地軍民,一下子成為新四軍的心腹大患……

              張東明一夥人在山寨住瞭幾天,山匪沒虧待他們,餐餐大魚大肉,於是,他們加緊搭臺編排節目,準備八月十五大顯身手。

              馬王爺來看過他們幾回,見他們如此忙碌準備,拍拍張東明的肩膀道:“張班主,好好幹,到時把弟兄們逗樂瞭,老子賞你金條子!”

              張東明自己沒節目很閑散,就到各寨轉悠,順便表演點小雜技、小魔術和戲法子,很受歡迎,土匪知道他是玩雜技的,所以都不提防他。因此,他把馬頭山十六寨、三十二道關卡都摸得清清楚楚。回來後聽說王瞎子的閨女已經被抬上瞭山寨,就安置在偏寨,準備吉時到正寨與馬王爺成親。

              張東明的女徒弟賽貂蟬被王小姐接到偏寨表演魔術,回來後跟張東明說這個女人不是王二小姐,而是個日本女人,叫東洋枝子,賽貂蟬小時候在上海玩雜技,到過日本黑龍會在上海的分會賣藝,見過東洋枝子,那時東洋枝子是黑龍會分會長肥原的情婦。戰爭爆發後,肥原參加瞭日本軍隊,現任日軍聯隊長,在西頭打狗嶺準備整編馬王爺的隊伍,東洋枝子估計沖這事兒來的。

              張東明點點頭,一個人進瞭屋。

              轉眼到瞭八月十四,山寨張燈結彩,殺豬宰羊。馬小肚帶土匪化裝成挑夫,下山到五閻王飯店取酒,五閻王是山寨安的眼線,同時還是山寨的物資中轉站。小肚敲開門,迎接他的是幾個夥計,有的是五閻王新雇的,其中兩個大夥計跟他很熟,小肚問大夥計:“閻王爺哪兒去啦?”

              大夥計癟癟嘴:“還不是到鎮上野花香的場子去聞腥味兒去瞭。”

              野花香是個暗娼,也是五閻王的姘頭,還跟馬小肚有一腿兒。小肚一聽:“狗日的,死豬不怕開水燙,山寨辦喜事,他一個人快活!”

              大夥計說:“五爺已準備好一百缸上好的燒刀子酒,就在後院,馬爺您去取就是瞭。”

              馬小肚走到後院,果然看見一大排酒缸,每個缸上貼個大紅喜字。他這才沒話說,叫眾匪抬上山寨。

              八月十五夜,一輪圓月掛在天頂,萬裡無雲清風陣陣,馬頭寨裡喜樂聲聲,正寨中擺瞭幾大排酒席,大大小小的頭目都在這兒飲酒作樂看馬戲,馬王爺和新娘子坐前排,眾匪劃拳鬥酒、吆五喝六、群魔亂舞。

              臺上緊鑼密鼓地表演馬戲、雜耍、魔術,直鬧到半夜,最後就是拿手好戲─“殺馬”。

              一個大漢牽出皮毛如白練的白馬昂首長嘯,另一個大漢拿大刀上臺,一刀砍斷馬脖子,白馬癱倒臺上,眾土匪高聲喝彩。

              突然,一陣槍聲傳來,馬小肚連跑帶滾找馬王爺報告:新四軍攻上來瞭!

              隻見新娘子呆呆坐在那兒,不見馬王爺的影子,臺上有人向他招手,說馬王爺上臺摸女演員,馬小肚急沖上臺,隻見馬王爺被五花大綁地捆在臺上,正呼嚕大睡,一匹白馬在他身邊撒歡。

              小肚打算掏槍,“不許動!”一支冰冷的槍頂在他腰上,嚇得他舉起雙手投降。

              臺下土匪頭目準備拿槍,四個大漢跳上臺,手托機關槍對準他們大喝:“不準動,誰動打死誰。”有幾個想動手的被機槍掃射,其餘的乖乖交出武器投降。

              新四軍探知五閻王是寨上的眼線,派瞭幾個戰士混進去當夥計,那天馬小肚運酒,五閻王被新四軍抓走,那些夥計都是新四軍戰士,一百缸酒都摻瞭迷藥,拿給十六寨、三十二道關卡的土匪們喝,個個喝得睡死過去,新四軍接到張東明的飛鴿傳書,把山寨情況摸得一清二楚,基本上沒費工夫就打上山寨,張東明他們巧施障眼法,用個女演員把馬王爺撩上臺,弄點迷香就把他綁瞭,小半夜解決瞭馬頭寨。新娘子此時清醒過來,張東明道:“跟我走吧,東洋枝子小姐!”

              新娘一怔,問:“先生,您說什麼?”

              張東明笑道:“別裝瞭,枝子小姐,日本特高課間諜,肥原隊長的情人。”

              東洋枝子一聲冷笑:“我承認栽在你們的手上,但你們中國有句古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對,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順便告訴你,你情人肥原正帶隊伍開往山腳下,這會兒估計進瞭夾山溝。咱們三個營在那兒迎接他們呢!”

              正說著,山下槍聲大作,打瞭個把小時,一個戰士來報告:已將肥原聯隊消滅在夾山溝。

              肥原本想趁馬王爺結婚,摸上山來控制住馬王爺,逼他迅速整編。

              日本人知道,馬王爺生性狡詐,對他很不放心;肥原用計撮合他與維持會長王瞎子的女兒成親,因為馬王爺不認識王二小姐,便派東洋枝子假扮王傢小姐上山,自帶六百精銳上山奇襲,如果馬王爺接受整編立即就地整編,如果存有三心二意立即就地消滅。因是夜間襲擊,他們全部便裝,沒帶重武器。新四軍三個營已占據有利地形等著他們呢!

              此時,馬王爺醒過來,見自己被五花大綁,搞不清是咋回事,破口大罵:“哪個傻小子這麼大膽,開玩笑開到老子身上,快松綁!”

              張東明用槍頂著他的腦袋:“新四軍獨立旅綁你的!”

              馬拐子知道上當瞭,立刻蔫瞭下來……    原來,張東明一夥是新四軍獨立旅的文工團,他們原來就是江南有名的馬戲班,抗戰時集體參軍,邊訓練邊宣傳邊打仗。

              這次,獨立旅派出他們為尖兵隊,直插敵人的心臟,裡應外合,不僅捉住瞭馬拐子,還全殲日軍肥原聯隊,立下頭功,這次行動代號就叫“殺馬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