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ol3f'></i>
<i id='ol3f'><div id='ol3f'><ins id='ol3f'></ins></div></i>

        <fieldset id='ol3f'></fieldset>
      1. <acronym id='ol3f'><em id='ol3f'></em><td id='ol3f'><div id='ol3f'></div></td></acronym><address id='ol3f'><big id='ol3f'><big id='ol3f'></big><legend id='ol3f'></legend></big></address>
          <dl id='ol3f'></dl>

          <code id='ol3f'><strong id='ol3f'></strong></code>

          1. <ins id='ol3f'></ins>

            <span id='ol3f'></span>
          2. <tr id='ol3f'><strong id='ol3f'></strong><small id='ol3f'></small><button id='ol3f'></button><li id='ol3f'><noscript id='ol3f'><big id='ol3f'></big><dt id='ol3f'></dt></noscript></li></tr><ol id='ol3f'><table id='ol3f'><blockquote id='ol3f'><tbody id='ol3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l3f'></u><kbd id='ol3f'><kbd id='ol3f'></kbd></kbd>
          3. 狀元瓜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免费视频在线观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爱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网站

            1、戲臺喊冤
                清朝末年,陳州來瞭一個王傢戲班子,在城裡接連唱瞭半個月的戲。演出結束這天,按照在陳州唱戲的慣例,戲班子必須出演《下陳州》,唱完之後,眾人八抬大轎抬上演包公的演員在陳州城裡巡遊一圈,以此來紀念包青天。要是途中碰上喊冤之人,演員就接瞭狀子親自送到衙門。官府為瞭籠絡人心也予以秉公審理。
                可這次出瞭意外,飾演包公的演員在臺上剛剛落座,準備提審陳世美時,臺下忽然沖出一個衣衫襤褸的老漢,踉踉蹌蹌撲到戲臺上,口中淒涼地喊瞭一聲:“包大人,冤枉啊!”然後撲通一下,跪倒在瞭演員跟前。頓時,臺下看戲的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瞭,紛紛瞪大雙眼。
                演員先是一愣,然後立刻起身,雙手扶起老漢,命人搬來椅子,請老人坐下之後,對他說:“老人傢,你有何冤情,慢慢說給本府聽!”
                看戲的人一下子被演員的機智所折服,都屏聲息氣,聽那老漢究竟有啥冤案?老人一邊抹淚,一邊把他的冤情一五一十地講瞭出來——
                老漢姓劉,是涼州曹傢村曹員外傢的佃戶。10年前,他的兒子劉富無意中吃到瞭村外才子坡上的狀元瓜。相傳,坡上葬著一位大才子,被人陷害致死後,墳旁就長出來一株瓜秧,60年才開一次花,並且隻結一個瓜。誰要是吃到此瓜,一定能中狀元。
                劉老漢高興之後,卻不禁發起瞭愁,傢中一貧如洗,哪有錢來供兒子讀書?無奈之下,他想到瞭一個人——曹員外。於是,他拉著兒子來到曹傢,父子二人雙雙跪倒在地,懇求曹員外收劉富為義子,供他讀書,長大後定會為曹傢光宗耀祖!曹員外卻擔心劉富中不瞭狀元,花費的銀子打瞭水漂。劉富保證說,他願以做一輩子長工還!劉老漢當場承諾,從今日起,他就離開曹傢村,這輩子永遠不再回來!曹員外聽後,這才答應瞭下來。劉老漢含淚囑咐瞭兒子一番後,一步一回頭地離開瞭村子。
                曹員外請瞭個先生教兒子曹發和劉富讀書。十年寒窗,曹發連個童生都沒考上。劉富聰明無比,再加上勤奮好學,先中解元後考會元,進京趕考,果然一舉奪得瞭狀元,被皇上欽點為甘州知府。衣錦還鄉後,在傢隻住瞭一日,便匆匆赴甘州上任去瞭。
                再說劉老漢,離開曹傢村後,一路來到瓜州,靠給大戶人傢扛短工勉強糊口。聞知兒子中瞭狀元,心裡是又喜又悲,但他始終遵守許諾,沒去甘州找過兒子。
                這年,瓜州遭遇大旱,莊稼顆粒無收,劉老漢無處棲身,一路乞討來到瞭甘州。他聞聽劉富竟成瞭一個人人唾棄的貪官後,怒氣沖沖來找他算賬。誰知,知府卻是曹員外的兒子曹發!劉老漢心中十分不解,曹發咋突然成瞭知府?為瞭弄明白其中的真相,他連夜趕回瞭曹傢村,卻聽到一個意外的消息,曹發早已暴病身亡!
                輾轉見到曹員外後,從他口中才得知,劉富在衣錦還鄉的路上染瞭傷寒,一病不起,回來第二日就死瞭,曹員外心疼白花的銀子,就想出瞭個辦法,對外聲稱死的是兒子曹發,暗中趕緊打發他代替劉富,赴甘州上任。劉老漢信以為真,在兒子的墳前痛哭瞭一場。曹員外安慰劉老漢說:“以後曹發就是你的兒子,為你養老送終。”並給瞭劉老漢不少銀子。
                一日,曹員外把一個年老體弱的老傢丁趕瞭出來,劉老漢見他可憐,給瞭幾兩銀子。老傢丁非常感激,對他說出瞭一個秘密:劉富是在回村的當天夜裡被曹傢父子灌醉後,用繩子活活勒死的!劉老漢聽後,兩眼冒火,轉身就去找曹員外算賬!曹員外見事情敗露,叫來一幫傢丁,把劉老漢當場打得沒瞭聲息。天黑之後,扔到瞭幾十裡外的亂墳崗。
                也是他命不該絕,被幾個過路人發現後救瞭下來。其中一個黑臉人聽瞭劉老漢的訴說後十分氣憤,當即寫瞭一份狀子,要他上陳州道臺衙門去告狀。黑臉人再三交代,他們要是不管,讓劉老漢到王傢戲班子找他。
                劉老漢來到陳州,找到道臺府衙,拿起鼓槌就擂起瞭鳴冤鼓。這天,恰逢李道臺六十大壽,各地官吏紛紛趕來祝壽,其中就有曹傢父子。眾星捧月之下,正在接受眾官的賀拜,忽然聽見鼓響,他不敢怠慢,趕緊換上官服升堂。李道臺看過劉老漢的狀子,臉色一沉,呵斥道:“大膽刁民,竟敢污蔑當朝狀元!來人哪,把他轟出大堂!”幾個如虎似狼的衙役沖過來,就把劉老漢轟出瞭衙門。
                絕望之下,劉老漢隻好一路打聽,來到瞭王傢戲班子,誰知,卻沒有找到那個黑臉人。他一下沒瞭主意。此時,戲臺上唱的正是《下陳州》,看到包公端坐堂上,想到兒子的冤案不能昭雪,劉老漢心中十分悲傷,看著看著,突然從人群中沖出來,一下子撲到戲臺上……